投票:一次还算满意的网络营销实验

作者: 蒋老师 分类: 不得不表的心情 发布时间: 2019-04-30 06:31

  支部会上推荐我参选学校季度之星评选时,从内心上我是抵触的,主要原因是要网络投票。自认为已经过了当“网红”的年龄,不适合参加这类活动。但既然是以支部的名义推荐的,只好硬着头皮上,原本只希望输得不怎么难看,但七天过去后,终于守住了本组第一的位置,总算是没有辜负支部和系部朋友们的厚望。

  回顾这次活动,首先要说的是感谢:

  一是要感谢的是家人,老婆和儿子是我这次“拉粉”的主力,他们每天帮我在不少于 20 个群里面宣传推广。另外,原本在一所高职当英语老师的姐姐,虽然虽然已经退休多年,仍然每天都在争取她原来的学生帮我投票,妹妹(叔叔的女儿)和妹夫是长沙某知名中学的语文和数学老师,每天也是在动员他们的学生帮我投票。

  二是要感谢我们系的老师们。我们系虽然人不多,但大家让我非常感动,不少老师是零点刚过就第一时间投票,还有一些老师是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投票。更多的是,很多老师利用他们强大的人脉关系每天宣传推广,帮我赢得了不少的票数。

  三是要感谢我可爱的学生们,得知他们的老师参选后,他们甚至比我自己还激动,不仅是自己每天必投,而且每天“监督”亲友必投。不少学生还主动帮我在他们的中学群里宣传。据我所知,其中一位学生每天帮我在八个群拉票。不仅在校学生,已经毕业的同学也是重要的票源,至少有十个群每天给蒋老师投票成了最重要的一个“活动”,虽然他们都已经参加工作,班级群没有在校时活跃,但每每看到同学们在群里投票的情形我还是非常感动。这种感动其实并不是票数,而是说明他们虽然已经毕业多年,仍然没有忘记这门并不算“主课”的老师。

  四是要感谢我的中学同学们,他们虽然都已经都年近花甲,却仍然非常活跃,不仅每天坚持为我投票,有些甚至不光自己天天投,还拉着自己的儿女一块投。我们初中群是个小群,高中群却是个大群,同一届的所有班级一个群,这些同学所投的也成了我每天的固定票。

  五要特别感谢微信朋友圈、微博中的好友们,我每天会在朋友圈中以“一个老男人的网红梦”为题发文,本意是调侃自己(我真认为我这年纪已经不适合于在网上营销自己),结果不仅赢得了朋友们的支持,还被一些网友真正调侃成“网红”。有趣的是,社交媒体不仅帮我获得了国内很多省市的票,甚至还有国外网友的投票(终于知道了国外也有人用微信,呵呵)。

  最后一天,也是最关键的一天。由于对手实力太强大,几个原本不想发动的朋友圈也只得发动了:

  1. 某市城管的群和环卫的群(环卫是城管管辖的),一共有几千号人。其实不想麻烦这些朋友们。城管队员有一个很值得尊敬的特点是义气,如果早发动他们可以说会有绝对优势,但考虑到影响不好,前面六天一直没有在这些群里发消息。最后一天,由于形势严峻,不得不发动他们,结果不出所料,一呼百应,这也成了我最后一天票数直线上升的重要原因。直到系统出现“该候选人票数增长过快”拒绝投票,还有队员们在群里抱怨。

  2. 域名圈的一些朋友,早年我在网上因为做的某“域名”网站算是小有名气,虽然这个网站多年前已经转手(并被后来的人玩倒闭了),但只要说到我当年的网名大家都还会给面子。本想保留一些神秘感(网上多是如此),不愿意大家知道我的庐山真面目,我所在的一些域名群一直没有发这方面的消息,自己目前还保留的域名网站也没有发相关消息,最后一天,也只好发动这些朋友们了。其实现在想来都还后悔,不应该运用这部分资源。

  昨天投票已经截止,最终守住了本组第一,没有动用的资源还剩下曾经教过的培训班学员(考虑对学校影响可能不好)和系统内的朋友们。当然,支部群、集训队员和教练员我也没有发动,一是群比较小,二是考虑影响不好。

  虽然,投票已经结束,这次仍然给我留下太多的感动,留下太多的感悟:

  感悟一:红包非关键。我这次坚持投票不发红包,但投票完成后仍然还是发了红包致谢。也许我真的太学究,坚持认为之前发红包和之后发红包有本质区别。另外,由于要感谢的群太多,红包其实很小,但大家还是非常能理解。

  感悟二:亲情很重要。由于平常大家都很忙,一些亲友平常联系并不多,但一旦有“大事”发生,大家都自动自发地当成自己的事情。

  感悟三:友情很珍贵。我们系的老师都把我的事情当成了自己的事情,不仅主动投票拉票,还帮我献计献策。如果没有他们的支持,我要守住第一难度得大很多。

  感悟四:学生很可爱。当投票结束后我在部分学生群发红包(很小)表示感谢时,大多数学生却选择了拒收,并留言说“老师,这是应该的”。其实我想说的是,同学们这并不是“应该的”,搞好学习才是应该的,老师会把你们的投票当成你们对老师的信任,并不是“应该的”,如果不是情非得已,我真不想发动你们投票。

  感悟五:网友很无私。很多网友每天都在默默地给我投票,不少甚至是当了“无名英雄”,我也无法给每个网友发红包致谢,甚至无法知道他的名字。